美容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  >  正文

匈奴是从哪里来的?

匈奴从哪里来的?众说纷纭,各有各的说法,我觉得我还是要来给大家剖析一下了。

我们先看史书记载是怎么说的:

1、《史记》记载: 匈奴人先祖是夏王朝末代皇帝夏桀的遗民。



2、《史记·匈奴列传》记载: 匈奴,其先夏后氏之苗裔,曰淳维(獯鬻、熏育)。唐虞以上有山戎、猃允、薰粥、居于北边,随草畜牧而转移。



3、《山海经·大荒北经》称: 犬戎与夏人同祖,皆出于黄帝。



4、根据《史记》记载,有学者就认为匈奴原是山戎、猃狁、荤粥。



5、王国维在《鬼方昆夷猃狁考》中,则作了一个概括,认为商朝时的鬼方、混夷、獯鬻,周朝时期的猃狁,春秋时戎、狄,战国时的胡,都是后世的所谓匈奴。



6、还有一说,把鬼戎、义渠、燕京、余无、楼烦、大荔等史籍中所见之异族,统称为匈奴。



7、近代学者蒙文通、黄文弼认为,鬼方、荤粥、猃狁是古代披发左衽羌族,林胡、楼烦、义渠才是胡服椎结的匈奴的前身。



8、还有岑仲勉认为匈奴与先秦时期的北方少数民族不可混为一谈,匈奴应是西方草原的一个游牧民族,秦始皇之前,还未游牧至中国北


部。

我们作为现代人,即不是学者文人又不是考古学家,只能参考之前的历史来判断了。但是即使如此,历史记载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让我们这些后来人更加的摸不清方向。

所以,综上所述,匈奴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要真正去追朔的话,可能要从黄帝开始查了。既然历史文献有记载,我认为自然有它们存在的道理,只是有可能,他们所有的述说都存在一个关联性还没有打开而已。如果一旦打通了这个关联性,一切都会真相大白!我真心希望考古学家们能再次发现具有价值性的资料来解开这个谜团。

好了,我要说的也只有这么多,至于真正的答案还是等待专家们的结果吧。同意和不同意我看法的,都可以给我留言和评论,欢迎大家积极踊跃的讨论,谢谢!

按照古籍记载,匈奴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其历史可以追溯到三代。司马迁在《史记》记载:“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对于匈奴的起源问题,班固的《汉书》几乎全文照抄《史记》:“匈奴,其先夏后氏之苗裔,曰淳维”。三国史家张晏称,淳维是在商朝初年流亡北方的:“淳维以殷时奔北边”。乐产的《括地谱》则有更详细的论述:“夏桀无道,汤放之鸣条,三年而死。其子獯粥妻桀之众妾,避居北野,随畜移徙,中国谓之匈奴”。一言以蔽之,在中国汉代和之前时代的文献中,匈奴的先祖是商汤灭夏之后,逃亡北方草原的夏族残余。但是司马贞在《史记索隐》中虽然援引了这一说法,却对这种说法提出了质疑,“其言夏后苗裔,或当然也”。

此后,关于匈奴起源的争议一直众说纷纭,古代学者尚限于对稀少的上古史料的索隐考据而难以深入。近现代学者则可以得到考古学、体质人类学、分子考古学等的帮助,在这一问题的研究上取得了丰富的成果。其中比较重要的观点除了传统的夏族后裔说之外,尚有如下说法:

第一、同种异名说:王国维先生在他的《鬼方昆夷猃狁考》提出商朝时期的鬼方、昆夷、荤粥、猃犹,春秋时期的戎、狄,战国时期的胡等,皆与匈奴“同种”:“见于商、周间者曰鬼方,曰混夷,曰獯鬻。在宗周之季则曰猃狁。入春秋后则始谓之戎,继号曰狄。战国以降又称之曰胡,曰匈奴”。此说为二十世纪以来多数学者所支持。

第二、义渠说:蒙文通先生在《周秦少数民族研究》等作品中认为匈奴的先祖是义渠,理由是《史记秦本纪》中记载,秦惠文王更元七年(公元前318年),“韩、赵、魏、燕、齐帅匈奴共攻秦。”而《战国策秦策》记载,同年义渠“起兵袭秦,大败秦人于李伯下”。两史书互相参照,可知匈奴就是义渠。

第三、西来说:岑仲勉先生在《伊兰之胡与匈奴之胡》中认为匈奴是从“从西北徙来之突厥种”。孙次舟先生在《匈奴出现中国边塞的时代》中亦认为匈奴为西来的游牧民族,于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至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出现于中国北方边境。

第四、北方草原民族说:最早由俄罗斯及蒙古国考古学家提出,在国内则创始于曹永年先生的《战国历史上的匈奴》。他认为先秦时代的匈奴只是当时北方许多不同族源的部落或种族中的一个,后来由于匈奴强大,草原各部族都被称作匈奴,“皆以为匈奴”。这一学说在八十年代后得到许多学者的支持。

接下来,我们对匈奴的起源做一个大体的推断。

第一、匈奴为夏后氏苗裔说不足为信,但是匈奴确实与夏族存在某种渊源。匈奴与夏族的不同特征包括:一、语言迥异,绝大多数学者认为匈奴语言属于阿尔泰语系,只是尚不能确定其属于突厥语族、通古斯语族或蒙古语族,也有学者认为匈奴语属于已经消亡的阿尔泰语系第四语族(亦邻真)或三大语族尚未形成前的“阿尔泰原语”(杨建新)。无论哪种可能,匈奴语都与华夏族所属的汉藏语系汉语族(原始汉语)是差别明显的。二、体质不同,现挖掘出的匈奴墓葬中的遗骨显示,匈奴人种虽有欧罗巴人种或远东人种的成分,但以北亚蒙古人种(即古西伯利亚类型)为主,与东亚蒙古人种的华夏族明显不同(参见朱泓<体质人类学>)。语言和血统迥异的两个民族当然不可能是一脉相承,但是匈奴风俗中确实有华夏族的遗风,如祭祀龙(“五月大会龙城”、“岁有三龙祠”)、祭祀日月(“单于朝出营,拜日之始生,夕拜月”)、尚黑(“不以墨黥面,不得入穹”)等等,因此匈奴先祖和华夏族早有接触固不待言,一部分北迁的华夏族在先秦时就融入匈奴联盟也大有可能。

第二、义渠说和西来说缺乏依据。《史记》中所载秦惠文王更元七年匈奴参与五国伐秦之事为孤证,仅见于《秦本纪》,为其他史料所不载。而且匈奴即便参加了此次合纵攻秦行动,也不能证明匈奴就是义渠,因为两国可以同时对秦国用兵。何况义渠流行火葬,风俗和崇尚土葬的匈奴格格不入。

第三、匈奴西来说,在匈奴进入中国北方边疆的时间和路线这一关键问题上,或与其他史料矛盾,或含糊其辞,均难以确证。

第三、王国维所主张的同种异名说,将鬼方、混夷、獯鬻、严狁、戎、狄、胡都看做匈奴民族的“曾用名”(其中戎、狄为华夏族所加族名,鬼方、混夷、獯鬻、严狁、胡为其自称),则是混淆了两类异族之间的区别。综合上古文献、甲骨文、金文和考古学的成果可知,鬼方、混夷、獯鬻、严狁、犬戎(或许为严狁的别名)等戎狄系民族生活在冀北、晋北、陕北、宁夏、陇东等地,这一地带先秦时以森林草原地貌为主,属于农牧交错带,而匈奴、林胡、娄烦、东胡、月氏、丁零、屈射等草原游牧民族的生活区域则在其北面的蒙古高原、河西走廊、阿尔泰山、天山北路、外贝加尔乃至南西伯利亚地区。

正如拉铁摩尔在《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中早已指出的,戎狄并非草原游牧民族。他们和上古的华夏民族一样也从事农牧混合经济并兼营狩猎。如《左传》记载,襄公十四年(公元前559年)瓜州(今河南、山西、陕西交界处)之戎被秦国驱逐后,投奔晋国,被赐予“狐狸所居,豺狼所嗥”的 “南鄙之田”。戎人“除翦其荆棘,驱其狐狸豺狼”,开垦荒地从事农业生产,也修建自己的城邑。如《后汉书西羌列传》记载,“义渠、大荔戎,皆筑城数十”。他们在战争中也以战车和步兵为主。如康王时期西周对鬼方用兵,一次战役就俘获鬼方军队的战车一百余辆。又如昭公元年(公元前541年)晋军与无终及群狄作战时,对方以步兵为主。这些特征都与“逐水草迁徙,无城郭常居耕田之业” 、“士力能弯弓,尽为甲骑”的匈奴格格不入,而与华夏民族更为相近。

而且戎狄诸部族自上古时期开始就与华夏族有着时战时和、时亲时离的深厚渊源。早在五帝时代,黄帝就曾“北逐荤粥”。殷商时,武丁曾出击鬼方,商军经过三年才战胜了鬼方。周人与戎狄关系更为密切,太王亶父时期周人曾被戎狄驱赶到岐山(今宝鸡东北),文王时攻伐畎夷,武王时将戎夷放逐到“泾、洛之北,以时入贡,名曰荒服”,一度征服了戎狄。但是周穆王在位之时,戎狄和周人开始交战,穆王虽然攻打西戎胜利,获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但周人与戎狄之间的盟友关系也彻底告终。终西周一朝,既有戎狄的入侵让周人损失惨重:“靡室靡家,猃允之故”、“岂不日戒,猃允孔棘”。当然,期间也有宣王中兴时对戎狄的打击“薄伐猃允,至于太原”、“出车彭彭”,“城彼朔方”。最终,西周因储位之争而与西戎中最强大的申国(周平王的母族)反目成仇,被申、曾和西戎的联军消灭,幽王父子在骊山脚下被戎人杀害。申侯引狼入室之后,戎人夺取了泾河和渭河之间的宗周故土,六十五年之后才被秦人驱逐出去。

春秋初期,戎狄一度对中原诸国咄咄逼人,山戎曾越过燕国攻打齐国,齐釐公率军在首都郊区才将其击退。四十四年之后,山戎又攻打燕国,燕国向齐国求救,齐桓公率军北伐山戎才将其击退。又过了二十余年,戎狄居然兵临东周首都洛邑(今河南洛阳),攻打周襄王,将襄王驱逐到郑国。戎狄还拥立了襄王的异母弟弟王子带为天子,夺取了陆浑(今洛阳伊川),势力范围向东渗透到卫国。四年后,在晋文公出兵相助之下,戎狄才被赶走,王子带被诛杀,襄王之子得以继位。据《左传》记载,自闵公到宣公(公元前七世纪中叶到公元前六世纪初)七十年间,戎狄曾两次攻破成周,一度灭亡邢国、卫国、温国,多次侵入晋国、齐国、鲁国、郑国。

其后,晋文公和秦穆公先后成为诸侯霸主,高举尊王攘夷的旗号。秦国和晋国也就成为与戎狄交战的主力。他们的主要敌人是在圜河、洛河之间的赤狄、白狄,在陇山(今六盘山)以西的绵诸、畎戎、狄獂之戎,在岐山、梁山、泾水、漆水之北的义渠、大荔、乌氏、朐衍之戎。这场战争延续了数百年,直到战国中期,随着中山和义渠的覆灭才以华夏族的胜利而告终结。

另一方面,戎狄也和华夏有着密切的往来,彼此通婚不绝、血脉相通。西周伐商时西戎是其重要盟友,西周王室先后曾有两位戎人王后,东周襄王又曾娶狄女为王后。晋襄公时,瓜州之戎就称自己是晋国“不侵不叛之臣”。晋悼公曾派魏绛“和戎狄”,让很多戎狄部落“遂服于晋”,大多融入了华夏民族。

值得一提的是,晋国公室与戎狄的通婚特别频繁:晋襄公的夫人骊姬,晋献公的夫人大戎、小戎都是戎狄女子,大戎就是晋文公的母亲。晋文公流亡时,狄人将一对姐妹献给他,文公娶了季隗为妻,将叔隗给赵衰为妻(也就是赵盾的母亲)。秦国的先祖也多次与西戎结亲,戎胥轩、大骆都曾娶戎女为妻。与之相比,战国后期之前,中原诸国和东胡、匈奴、月氏、丁零等草原民族接触甚少。

到了司马迁所处的西汉中期,离匈奴出现于中原视野的战国后期不过两百年时间,却已经不清楚匈奴的历史,“其传世不可得尔次之”,何况其他了。

当然戎狄和匈奴的关系也是很重要的,因为他们构成了匈奴的重要族源。

虽然匈奴起源于草原游牧民族之说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但是其具体的形成过程依旧充满疑团。我们只能综合拉铁摩尔《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狄宇宙《古代中国与其强邻—东亚历史上游牧力量的兴起》,杨建新《中国西北少数民族史》,王明珂《华夏边缘──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游牧者的抉择:面对汉帝国的北亚游牧部族》,武沐《匈奴史研究》,乌恩《论匈奴考古研究中的几个问题》,马利清《原匈奴、匈奴历史与文化的考古学探索》等研究成果,尝试着对匈奴的起源做一个推测。

公元前1000年左右(西周前期),由于气候的干冷化、人口的增长、骑马技术的成熟和冶金技术的进步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亚欧大草原的农牧混合人群普遍向游牧生活过渡。由于对丰美草场的追逐,不断有游牧部落从寒冷的北亚地区呼啸南下。

在西辽河流域和鄂尔多斯高地,龙山时代遗留下来的农业群落逐渐消亡或南迁,千年间当地人迹罕至,残存的居民生活也走向游牧化。约公元前600年(春秋晚期),来自今蒙古国和西伯利亚的游牧部落也迁徙到这一地区,征服(或融合)了当地居民,形成了林胡、娄烦、东胡等游牧部族。尤其是前者,创造了辉煌的鄂尔多斯青铜器文化。其特征为随葬动物纹饰的青铜装饰品和大量青铜武器、马具,并有大量的牛马羊殉葬,而罕见陶器和农业工具。

同一时期,由于政治集权化、精耕灌溉农业的兴起和华夏民族意识的勃兴,实现部分统一的华夏诸国尤其是秦、赵、燕三国,不断向北扩张。大批戎狄小国、部落被消灭,其民众不是融于华夏族,就是北逃到农牧交错地带。在长途逃亡中,他们无法带走房屋、农田和大部分家具,唯一能带走的财产就是牲畜和武器。这些北逃者虽然曾经从事农业和建筑城邑,但此时他们只能依赖畜牧和掠夺为生。几代人之后,他们已经丧失祖先原本有的农业定居生活技能和意识,而和蒙古高原南下的游牧部落无异。至迟到战国中期,戎狄作为一个独立的群体消亡,被同化于华夏和胡人之中。农耕世界和游牧世界直接走向接触和对抗。这也是战国中期燕、赵、秦三国与胡人交战和建设长城的大背景所在。

但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原本生活在今蒙古国中部偏北杭爱山一带的匈奴本部也从蒙古草原南下。他们在转变为游牧民族之后,属于石板墓文化的一部分。因为某种原因(可能是追寻温暖肥沃的牧场或是被邻近的游牧部落打败),于春秋战国之交南下,抵达阴山地带。由于林胡和娄烦在与秦国、赵国的战争中遭受重创,更为强悍的匈奴部落趁机征服了林胡和娄烦,并吸纳了当地的胡人及北逃的戎狄,建立了一个强大的部落联盟。匈奴的统治部族虽然来自漠北,但其主要文化却是传承了林胡、娄烦的鄂尔多斯青铜器文化,并且吸纳了戎狄乃至一部分华夏族的文化因素。虽然后来这些原本血统不同、生产方式不同、文化不同的部族都被称作匈奴,但是其在种族和文化方面始终存在很大的差异。之后南匈奴和北匈奴的分裂也与此有关:南匈奴人种中有较多的东亚蒙古人种成分,而与以北亚蒙古人种为主的北匈奴不同。

诚谢邀请:匈奴是我国古代北方的游牧民族,在今天我国的内蒙古阴山山麓兴盛起来,他们衣襟左开,文明程度落后.

依司马迁的《史记·匈奴列传》:匈奴的先祖

"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

我们平时所说的汉代,唐朝的匈奴多指秦末汉初开始,雄霸中原以北的游牧民族。

公元前215年,秦始皇派大将蒙恬把匈奴逐出河套及河西走廊地区,稳定了边防。而在西汉前期又强大起来,屡次进犯边境,抢掠物资,一度对西汉政权造成了严重的威胁,并掌控了西域的大部分土地,汉武帝曾经指挥千军万马,使不可一世的匈奴退居漠北,并分裂为五部。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的大将霍去病封狼居胥(今蒙古国境内肯特山),他登上狼居胥山筑坛祭天以告驱逐匈奴侵略的伟大胜利,后来"封狼居胥"成为华夏民族武将的最高荣誉之一。

公元前53年,南匈奴首领呼韩邪单于主动率众投降西汉政府。公元前33年,汉元帝刘奭当政期间,呼韩邪单于第三次来汉庭朝拜时,提"自请为婿"的请求,这才有了历史上著名"昭君出塞",此后半个多世纪汉朝与匈奴保持了友好的和平往来。

东汉时匈奴又分裂为南、北两部。公元48年,南匈奴呼韩邪单于的孙子,醢落尸逐鞮单于率众向光武帝刘秀投降,东汉政府进行了妥善安置(定住河套地区)。而北匈奴的反复无常,叛服不定,公元89年,汉和帝刘肇永的属下将军窦宪大破北匈奴,曾经随军北征匈奴的班固(著写《汉书》)在燕然山(今蒙古杭爱山)南麓勒石,这才有了铭刻著名的《封燕然山铭》纪功的壮举。

匈奴的存在,严重干扰了当时的中国的历史进程,这在司马迁的《史记》、班固的《汉书》中都有记载。

匈奴是中国古代历史上一支强大的北方游牧民族,对中国历史的走向发生了深远的影响。在汉家史籍里,第一次出现匈奴的记载实在公元前318年,此时正是秦国秦惠文王时期,公孙衍发动魏、赵、韩、燕、楚五国共同攻秦,推举楚怀王为纵长。《史记》记载:

韩、赵、魏、燕、齐帅匈奴共攻秦

如果根据这个记载,那么当时伐秦的出了五国之外,还有匈奴,当然这件事的真假不得而知了,不过,至少确认的一点就是,这是在史书记载里第一次出现匈奴这个称呼。

从这以后至公元431年,匈奴人和鲜卑人混血后代、大夏国王赫连定败逃到今天甘肃地区,被吐谷浑人生擒,送给北魏,北魏将赫连定处死,大夏国灭亡,从此,“匈奴”这个在中国历史上存在了七百多年的民族名称,不再出现于历史舞台。

回到问题,匈奴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或者说匈奴人的祖先到底是谁呢?其实这个问题至今也没有明确的定论,不过目前有几种主流的观点如下。

一匈奴与商周时期的荤粥、猃狁、混夷、鬼方等少数民族同族

这种观点认为,商朝时期的鬼方、混夷、荤粥、猃犹,春秋时期的戎、狄,战国时期的胡等,皆与匈奴“同种”,匈奴与历史上的鬼方、混夷、荤粥、检犹、戎、狄、胡等,其实都是一个民族,只是不同的时期,汉人对他们的称呼不一样。

比如,先秦时代的诗经.小雅里面就有一首诗歌《采薇》,涉及到了当时汉民族与少数民族猃犹之间的战争: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靡室靡家,猃犹之故。不遑启居,猃犹之故。

岂不日戒?猃犹孔棘!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这是一首描写一个老卒为国戍边,抗击少数民族猃犹,最后返乡的诗歌。可见,当时汉民族同少数民族的战争就很激烈了。

二匈奴是夏朝后裔,与汉民族同出一脉

这个观点的主要根据是来自史记,《史记.匈奴列传》中记载:

“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

此外,还有《山海经·大荒北经》称:

“犬戎与夏人同祖,皆出于黄帝”。

并且认为犬戎就是匈奴的先祖,著名的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故事,就是发生在周人与犬戎之间的战争期间。

总之,这个观点认为匈奴人是夏朝人的后裔,夏朝人最初分布在今黄河流域,商人兴起以后,打败了夏朝人,夏朝人败逃到黄河以北,继续与商人对抗;再往后,当周人打败商人占据中原时期,夏朝的遗民依然存在着而且又继续与周人为敌。

在这个观点基础上,还有学者进一步认为,战国时期的中山国(鲜虞国)那个民族也是夏朝人的后裔、匈奴的前身,说这个民族的人在赵国攻灭中山国以后,就逃到后世的热河、察哈尔、绥远、宁夏等地区,发展过度到公元前年,这个民族集团的首领冒顿杀父自立,从此开始强大起来,他们破灭东胡、西败月氏、北服丁零,西汉初年甚至把汉高祖刘邦也围困在白登山,逼迫西汉政府与他们缔结和亲之约。

三匈奴来自西方

这个观点认为,匈奴起初分布在“西方”,他们应该属于西方游牧民族,匈奴出现于中国北部的时间,应该是在秦始皇时代,具体讲是自始皇二十六年至三十三年。在此六七年间,西方的游牧民族——匈奴开始游荡东徙,出现于中国北境。而此前关于匈奴的记载,是误解,可能是太史公把战国时期其他的少数民族误记成了匈奴。

并且,《史记匈奴列传》中所说的、赵国北境守将李牧曾经“大破杀匈奴十万之众”是错误的,李牧大破的是当时活跃在燕赵边境的东胡,而不是匈奴,甚至,前文所说的“韩、赵、魏、燕、齐帅匈奴共攻秦”中的匈奴,也是误解,其实应该是在秦国西边的义渠。

参考文献

[1] 刘洪波. 匈奴研究史四题: [D].内蒙古.内蒙古大学.2014

那么,你认为那种说法比较靠谱呢?

我是一卷青史,欢迎留言评论加关注,一起聊历史!

有关匈奴的记载,史书最早见于《史记-匈奴列传》:
“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唐虞以上有山戎、獫狁、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

说这个匈奴人,是夏朝君主的后代,其祖先名曰淳维。在尧舜时期,他们分为山戎、獫狁、荤粥等部落,在中原以北的蛮荒地带生活,从事畜牧业,跟随牲畜的走向而迁徙。

这是中国史书第一次正式的记载这个民族,而此后的历代史书,包括《汉书》,几乎都照搬这一段记载。因此,在中国的官修正史里,有关匈奴人的记载,一直沿用着司马迁的记载,也就是说,他们和汉人本来是一支,只不过近千年的畜牧生活让他们变得与汉人势不两立了。

匈奴人第一次进攻汉地,就是著名的“烽火戏诸侯”。他们的一支——犬戎,在汉人的带领下长驱直入,杀掉了周幽王并且俘虏了褒姒,要不是秦襄公救了周王室一命,可能五胡乱华要提前一千年。

潘多拉魔盒打开以后,整个春秋战国时期,各国在自己相互攻伐的同时,都必须提防着北方那个恐怖的敌人,那就是匈奴人。著名的长城,就是这一段历史的明证。秦统一六国以后,安排数十万朔方军并且大修长城,足可以见到当时秦王朝有多重视匈奴人。

汉朝建立以后不久,冒顿单于就给了刘邦一记闷棍,差点就包了他的饺子。因而几十年后,汉武帝拼尽打光全部子弹,也要北击匈奴,把匈奴人赶走。

只是四百年后,刘渊带着狞笑,又把这些还给了汉人。


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青言论史”,也欢迎您的批评指正。

匈奴第一次出现在史书上时,是在战国末期,没人确切地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他们就这样从天而降,悄然出现了。

资料记载

据《史记·匈奴列传》记载:“匈奴,其先夏后氏之苗裔,曰淳维(獯鬻、熏育)。唐虞以上有山戎、猃允、薰粥、居于北边,随草畜牧而转移。”

按照第一句的说法,夏朝灭亡后,遗族为避开商汤的迫害,逃到北方的大漠,跟随牛羊四处漂泊,后来成为匈奴。

然而,第二句却又指向另一个说法,说在尧舜时期北方就有游牧民族,匈奴只是他们的统称而已。

这两句话最终演变成关于匈奴起源的两种观点,一即夏朝遗族在向西迁移的过程中融合了月氏、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的白种人,最后形成了与中原人相貌差异极大的匈奴人。二即匈奴原本是山戎、猃狁、荤粥。

系统化概括

王国维在《鬼方昆夷猃狁考》中,把匈奴名称的演变作了系统的概括,他从《史记》记载开始,综合自己的研究,认为商朝时的鬼方、混夷、獯鬻,西周时的猃狁,春秋时的戎、狄,战国时的胡,都是后世所谓的匈奴。

“以灭夷月氏,尽斩杀降下定之。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皆已为匈奴。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北州以定。”

异族统称

还有一种说法,则认为中国北方的鬼戎、义渠、燕京、余无、楼烦、大荔等史籍中所见之异民族,统称为匈奴。

这种统一后来是实现了的,但要等到汉朝时匈奴强盛时,西破月氏,吞并其他部族,使得引弓之民成为一家,即匈奴统一了北方的游牧民族。

关于匈奴的起源问题一直以来史学界众所纷纭,迄今为止仍没统一的答案。司马迁在其所著《史记》中是这样记载匈奴的起源的:“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也就是说司马迁认为匈奴的祖先与华夏族同源。这一说法被班固的《汉书》所沿用。在司马迁和班固的讲述中匈奴的起源大致是这样一个故事:夏朝末代君主桀荒淫无度,结果被商汤所推翻,夏桀的儿子淳维带着一支残部逃到漠北草原,从此这些人的后代就在草原上过期了逐水草而居的生活,这些人就是匈奴人的祖先。然而在商周时期漠北草原上却并没听说有活跃着名为匈奴的部族,那时漠北草原上生活的民族有着鬼方、昆夷、荤粥等称号。对此王国维在他的《鬼方昆夷猃狁考》提出商周时期的鬼方、昆夷、荤粥、猃犹,春秋时期的戎、狄,战国时期的胡等皆与匈奴“同种”:“见于商、周间者曰鬼方,曰混夷,曰獯鬻。在宗周之季则曰猃狁。入春秋后则始谓之戎,继号曰狄。战国以降又称之曰胡,曰匈奴”。按王国维的说法匈奴与商周时期生活在草原上的鬼方、昆夷、荤粥等部族其实就是同一种族,只是中原王朝对其称呼各有不同而已。

事实上游牧民族和定居民族有一点显著的不同就是:没固定的生活地域,各部族之间的互相融合是相当频繁的事。商周时期中原王朝对草原游牧民族并没统一的称呼:鬼方、昆夷、荤粥等等都是对草原游牧民族的称呼,甚至有时也更为笼统地称其为胡人或狄人。胡人、狄人其实并不能视为是单一民族,而更多生活在某一地域的民族的统称:当时华夏民族称东方民族为夷、南方民族为蛮、西方民族为戎、北方民族为狄,这也就是所谓东夷、南蛮、西戎、北狄,不过也有蛮夷、夷狄这种混用的说法。实际上匈奴很可能并非一个单一民族,而是由草原游牧民族组成的共同体。正如今天的土耳其人自称是突厥后裔,可实际上土耳其是西突厥乌古斯部族同小亚细亚当地的安纳托利亚人的混血后裔,在血缘上同以阿史那部族为核心的古代突厥汗国其实并不密切。类似的情况也存在于匈奴:五胡乱华中的羯族就被称为匈奴别部,而实际上羯族与匈奴本部甚至都不是同一人种。从现存的匈奴墓葬考古发现来看:匈奴本部基本以黄种人为主,然而羯族却具有典型的白色人种特征。这恰恰证明匈奴极有可能是涵盖草原上不同种族不同部落的共同体。那么这一共同体是如何形成的呢?

我们知道周王朝和戎狄部族是一对老冤家:公元前8世纪中叶周宣王征伐猃狁、西戎,公元前771年犬戎又攻破了西周都城镐京。秦襄公因护送周平王东迁之功而受封西周王朝起源的岐山一带,然而这一带已被西戎部族占据,事实上秦国的崛起就是在与西戎部族的一次次战斗中实现的。那么战败的西戎部族去了哪儿呢?当然其中相当一部分被秦国同化,最终融入到中华民族大家庭之中。但也有不少戎狄部落选择了向西或向北迁徙,至于这些部落迁徙到了何方史书中没有明确记载,不排除其中相当一部分可能迁徙到了距离中原相对更远的漠北草原。《周秦少数民族研究》一书就认为匈奴的先祖应该是被秦国击败的西戎义渠部族——该书给出的理由是《史记·秦本纪》中记载:秦惠文王更元七年(公元前318年)“韩、赵、魏、燕、齐帅匈奴共攻秦。”;而《战国策·秦策》中记载的是:这一年义渠“起兵袭秦,大败秦人于李伯下”。如果同时参照《史记》和《战国策》可以推断匈奴就是义渠。同样史书中也有记载:赵国李牧大约在公元前264年到262年期间曾与匈奴发生过战争。

除了上述的夏朝后裔说、同种异名说、义渠演变说,也有一部分人认为匈奴可能是从西方迁徙而来的某支民族。迄今为止史学界仍不能就匈奴起源得出统一的答案,那么我们也许可以换个角度思考:为什么一定要先入为主哪种说法是正确的而排斥其他说法呢?应该说目前各种说法各有各的道理,却也都有各自的缺陷。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其实不妨大胆推测:匈奴并不一定是单一起源,而是漠北草原上游牧民族形成的共同体,其构成部分可能包括一部分华夏族人与戎狄部族。事实构成匈奴这一共同主体的各部落直到战国末期才逐渐出现在史书中,在此之前草原上存在过林胡、楼烦等诸多部族,却独独不见匈奴之名。恰恰正是在战国末期到秦汉一统之间这段时间里草原上原本四分五裂的各部族似乎是突然之间统一在匈奴的大旗之下,从此草原诸部族都开始被冠以匈奴之名。五胡乱华时期除了羯族之外前赵的开国之君刘渊也被称为出自南匈奴别部,由此可见匈奴的确是一个混合了草原诸部族的共同体。说到这儿大家不觉得巧合吗?为什么在战国末期到秦汉一统这段时间里草原诸部突然之间就形成了匈奴这一共同体呢?从时间上看草原诸部的统一恰好同中原王朝的统一时间是如此接近,那么这究竟是一种巧合呢?还是背后有着深刻的历史演变的内在逻辑呢?其实恰恰是因为中原的统一趋势催生了草原诸部的统一:游牧经济本来是很脆弱的,对游牧民族而言要供养一个庞大的国家组织其实是相当不划算的,可游牧经济的脆弱性注定了游牧民族的劫掠冲动只能减弱而无法根绝,那么一旦定居的农耕民族形成了高度中央集权的大一统帝国之后原来零散的小部落就无法再冲击这种大帝国的防线了,他们只有一种选择就是各部族联合起来形成一个草原游牧帝国——这就是匈奴人得以一统草原的内在逻辑。

匈奴在战国末期的初次亮相是被李牧重创,这时的匈奴还尚未实现对草原诸部的完全整合,只是阴山一带的一个部落而已。与此同时在匈奴的西部月氏已是控制了整个河西走廊的强大国家。月氏对匈奴这个新兴的小弟似乎并不友好——匈奴头曼单于迫于月氏的压力将自己的儿子(后来的冒顿单于)送到月氏当人质。冒顿被送到月氏后头曼单于的后妻就唆使头曼进攻月氏以趁机除掉前妻所生的冒顿,从而让头曼改立自己的儿子为继承人。冒顿偷了月氏的良马,骑着它逃回匈奴。头曼单于认为他勇猛,就命令他统领一万骑兵。冒顿制造了一种响箭,训练他的部下骑马射箭的本领,下令说:“凡是我的响箭所射的目标,如果谁不跟着我全力去射击它,就斩首。”首先射猎鸟兽,有人不射响箭所射的目标,冒顿就把他们杀了。不久,冒顿以响箭射击自己的爱马,左右之人有不敢射击的,冒顿立即杀了他们。过了些日子,冒顿又用响箭射击自己的心爱的妻子,左右之人有感到恐惧的,不敢射击,冒顿又把他们杀了。过些日子冒顿出去打猎用响箭射击单于的马,左右之人都跟着射。于是冒顿知道他左右的人都是可以用的人。然后他跟随父亲头曼单于去打猎,用响箭射击头曼单于的头,他左右的人也都跟着把箭射向头曼单于,头曼当场身亡。之后冒顿又把他的后母及弟弟还有不服从他的大臣全部杀死。自立为单于。

这时的匈奴受到东面的东胡和西面的月氏东西夹击,不得不在夹缝之中艰难求生。东胡为了试探匈奴的新君主,于是就逼迫冒顿交出国宝千里马。冒顿询问众臣的意见,大家都认为:千里马乃是匈奴的国宝,断无轻易赠与他人的道理。然而冒顿却说:”不可因为一匹马而与邻国失和“。谁知东胡得寸进尺地向冒顿索要阏氏(单于的妻子),匈奴众大臣无不义愤填膺,但冒顿却说:“怎能为了一个女人而与强大的东胡作对呢?”得到匈奴的宝马和阏氏后东胡放松了对匈奴的警惕——在其眼中匈奴除了逆来顺受啥也做不了,于是东胡又向匈奴索要土地。冒顿拍案而起:“土地是国家根本,怎能随便送人?!”随即带领志在必得的匈奴人打败东胡。征服东胡后对当年在月氏当人质的经历念念不忘的冒顿兵锋西指,在匈奴的军事压力下月氏人分化为两支:一支西迁逃亡,被称之为大月氏;另一支留在了敦煌南山并臣服于匈奴,这支被称为小月氏,霍去病在河西之战后将这一地区纳入汉朝版图,小月氏随即又归顺了汉朝。公元前200年冒顿单于又在白登山(今山西省大同市东北马铺山)将御驾亲征的汉高祖刘邦围困七天七夜不得脱身,也许是因为白登之围的教训太过深刻,以致于在此后的六十余年见汉朝始终处于被匈奴压制的状态,直到公元133年汉武帝刘彻以马邑之谋揭开了汉朝对匈奴战略反击的历史序幕。汉匈战争前后历经130余年,最终北匈奴人绝大部分踏上西迁之路,逐渐消失在茫茫草原之中;一小部分南迁。而当他们踏上西迁之路后空出来的蒙古草原则被新兴的鲜卑、柔然等东胡部族占据,当中原经历了汉帝国崩溃、三国争战之后他们与南匈奴人一道入侵中原。西迁的北匈奴又迫使日耳曼各部如潮水般涌入罗马帝国境内,最终导致了西罗马帝国的覆灭,欧洲历史进入到中世纪时期。

据《史记匈奴列传》匈奴是夏的遗民,在夏亡后西迁,吞并了西方多个部落。

匈奴,其先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唐虞以上有山戎、猃允、薰粥,居于北边,随草畜牧而转移。

《山海经·大荒北经》称:犬戎与夏人同祖,皆出于黄帝。

约公元前九世纪,夏王朝的一支斯基温太人征服了其它游牧民族后不断融合,在秦始皇完成中国统一的进程中,匈奴也逐渐完成统一。

据蒙古诺彦山和额金河流域出土的匈奴贵族墓葬的壁画和织锦来看,匈奴有明显的斯机温太人血统,身材魁梧、蓝目多须。从匈奴秋季在鄂尔多斯祭祀的图腾为黑龙,匈奴的原型为甲骨文卜辞所记载的龙方。

匈奴自称胡人,单于遣使遗汉书云:

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不为小礼以自烦。

从西周开始,犬戎威胁中原,镐京陷落。秦,郑,晋护送平王东迁。后秦昭王灭义渠戎,置陇西,北地、上郡,筑长城以拒匈奴。赵武灵王灭楼烦,将疆域扩展到阴山。设云中,雁门,代三郡。

在秦末中原动荡,刘邦连称帝时连四匹颜色相同的马都凑不齐,而此时匈奴逐渐强大。后来刘邦被匈奴围困到白登山,靠向冒顿单于的阏氏行贿,才得脱险。

首先理顺一个问题:匈奴是一个民族吗?

匈奴和汉,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民族称呼,而是国家政权的称呼。成为民族的称呼,是后世才形成的。汉人的民族来源有很多,如秦的西戎、周人、齐的东夷、魏赵的狄人、楚人、百越等,都是汉人的种族来源。

同样匈奴有蒙古人种的南匈奴和印欧人种的北匈奴。因此,对于题主的问题:匈奴是从哪里来的,就不能从匈奴的血缘入手去回答,只是回答:匈奴这个国家是如何形成的——因为战国、秦汉时的匈奴是一个国家,并非一个种族。匈奴成为种族,和汉族的形成基本上是同一个时间:北方的游牧民族就是匈奴,南方的农业定居民族就是汉人。非常简单的区分,以文化区分,不管你的肤色界限。


匈奴这个国家是如何形成的呢?

要回答匈奴国家的形成,就不得不提及西周初大名鼎鼎的西伯。

周文王姬昌只是其中一任西伯。春秋时秦穆公同样也是西伯。西伯是西戎部落中共同的首领。有时候西伯会被称呼为戎王。

在本文文章《西伯的历史:是周文王姬昌的专属称呼吗?》对西伯的历史做了一个大概的讲述,现摘录部分:


作为西戎文明传统的西伯,是以受天命(姬昌受天命)、行天罚(姬发突袭灭商)为核心观念的。西伯、天子、戎王都是不同时期不同角度下的相同内涵的称呼。
天子在中原秦统一后以皇帝的形式固化;西伯、戎王在蒙古草原原统一后,以单于、可汗的形式得以固化。”
“随着中原战国七雄对一统天下的野心和争逐,西戎部落受到秦的打击,慢慢的西去或者北上。但是西戎共主的传统并未丢弃。由西戎部落慢慢融合而产生的新部落——匈奴产生了。
匈奴接过了西戎共主的传统,成为新的戎王,即:撑犁孤涂单于,本质上的意义就是:天子。这里的匈奴主要是指南匈奴。
当南方中原由秦始皇嬴政完成统一时,北方漠南的匈奴也由头曼单于完成了整合、统一。”

现在来看秦国义渠和匈奴的关联。在本文文章《战国时的义渠就是秦汉时匈奴 莫顿单于或为秦宣太后曾孙》中提到:

公元前271年,秦昭王和宣太后毒杀义渠王,伐残义渠。

推断赵国李牧和匈奴大战发生在公元前264年到262这三年里。赵国灭楼烦是在公元前297年。

从时间上可以推断出,匈奴是不断被秦、赵等国打击迁走的坚持游牧生活的戎狄部落在河套地区、阴山一带重新组合而形成的国家政权。简单说,战国时的匈奴就是被驱赶出中原的戎狄部落后裔所重新组建的国家。

匈奴最初的聚集地在河套地区和阴山一带,也符合秦赵打击戎狄的历史。

在秦国等南方中原国家争夺统一时,北方的匈奴国家也开始在头曼的统领下慢慢壮大和统一。在头曼、冒顿、老上单于三代人的努力下,匈奴先后击败东胡、西汉、月氏三国或势力,成为了蒙古草原上的霸主,伴随着汉朝到终结。

伙伴们看我的头像,是不是匈奴人,哈哈。我出生在关中平原一个叫“大荔”的县城,“大荔”本身就是匈奴一支的族名。早年上广州到战友家玩耍。战友家族的小孩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是外国人。那么匈奴从哪里来的?

陕西韩城人司马迁最有发言权。《史记.匈奴列传》云:“匈奴其先祖夏后之苗裔也。

匈奴首先不是一个单一的族群,他是许多大小部落的合称。比如“赵家村”村里面人不一定都姓赵,但一定曾经或者现在姓赵的人家多。

游牧民族匈奴人的活动范围很广,他们开始不是跟着太阳走,是跟着牛马羊的屁股走,只有牛马羊才能从风中知道青草的方向。正好夏商两代那时候地球不冷,陕北、关中(司马迁的故乡)水草旺盛(诗经.关雎证明),匈奴人经常到此一游,偶尔打打秋风抢劫(参见《易经》和《山海经》记载商周和草原民族的战争)。秦始皇举国之力修万历长城,说明匈奴人很孟;汉武帝派特工人员窃取匈奴人的冶铁技术、战马,说明匈奴人军工发达;从匈奴人活动范围考古出土的青铜器,说明匈奴的先进文明。汉匈战争全面开战,史官世家司马迁开始作《史记》,国际热点匈奴的来源司马迁给出答案。整个汉朝的知识分子没有提出质疑,说明他们认可司马迁的观点的――匈奴夏之苗裔。

王国维说,司马迁说得没有错。

近代大家王国维熟悉吧(不熟悉百度)。其在《鬼方昆夷猃狁考》中就匈奴来源做了详细描述。他认为鬼方、混夷、獯鬻(商代称呼)、猃狁(周代称呼)、戎、狄、鬼戎、义渠、燕京、余无、楼烦、大荔(春秋战国出现的称呼)等统称为匈奴。

现在伙伴们明白了吧,匈奴就是华夏先民一支。虽说“尽信书不如无书”,有怀疑精神是好的,但必须有足够的学问、完整的考据。我相信二位大家司马迁、王国维的权威,匈奴人就是华夏先民。所以我的出生地名“大荔”一直至今,呵呵。

上一篇:华为p30pro的优缺点是怎样的?
下一篇:想去杭州工作,可以说说杭州各方面的情况?

猜你喜欢


数万元的游戏本针对的是哪类人群?

数万元的游戏本针对的是哪类人群?

当然是那些追求极致性能的玩家。而且还是那种连7万多显卡都买不起的。[呲牙]你说自己组装一台还是买台游戏本划算?[机智]...

科技 2020-09-29 08:32:18 数万,人群,游戏,游戏本 396
教师可以摆摊卖自己的书法作品吗?在指定位置还是随便一个路边?

教师可以摆摊卖自己的书法作品吗?在指定位置还是随便一个路边?

首先感谢邀请:在国家法律允许许可下,在不影响本职工作前提下,在指定区域范围内,不影响行人通行,不影响车辆通行,不影响环境卫生,摆摊售卖自己书法作品是无可厚非的,甭说个人书法作品,就是趸来的物商品照售。海南自由贸易港做法具有极大重要战略性意义。因大喻小,因势利导,中国大门对外开放是...

科技 2020-09-28 09:08:03 摆摊,书法作品,书法,指定 206
如果地球上真的出现了孙悟空,他能够统治地球吗?

如果地球上真的出现了孙悟空,他能够统治地球吗?

不会的。因为世间万物都是有矛盾组成的,有矛就有盾。孙悟空神通广大,后面还会出现比孙悟空更强大者。在地球上人类是最高级的动物。智慧与能力是最高的,与其他物种不在一个天秤上。所以,人类是地球上的统治者。谢邀请。回答完了。...

科技 2020-10-09 13:14:30 孙悟空,地球,统治 953
2018年我们应该怎样度过?

2018年我们应该怎样度过?

我们要好好生活,好好赚钱,好好爱家人,好好对待朋友,好好对待自己的2018的规划,2018要多赚钱,把2018活的有滋有味,这样才不会再2018消极怠工,要努力加油加油加油...

科技 2020-10-13 17:59:59 2018年,度过,怎样,应该 460
秦灭六国是非正义侵略战争还是正义战争?

秦灭六国是非正义侵略战争还是正义战争?

谢邀:我是五色土聊历史,我来回答:秦灭六国是非正义战争,秦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正义和非正义是要看是否为广大的劳动人民群众着想,如果有益于广大的人民,就是正义的行动,如果有益于少数人或者独裁者,就是非正义的行动。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而不是独裁者和少数人的天下。秦灭六国,坑杀了赵国...

社会 2020-10-15 15:47:07 秦灭六国,正义战争,非正义,侵略战争,历史 698
世道险恶,人心难测。有钱后最好别投资,并深居简出。有道理么?

世道险恶,人心难测。有钱后最好别投资,并深居简出。有道理么?

针对世道险恶,未免夸大其词。人心叵测,道理明确。至于有钱最好别投资,取决于有钱人对投资的认识程度。而深居简出是不是有点儿杞人忧天?世道确实有险也有恶,只要个人提高警惕,加强防范,有险自己不冒险,就可以保证自身安全。世道有恶,勿用致疑。邪恶与正义是一对矛盾,只要全社会的正气上升,战...

财经 2020-10-13 16:54:33 人心难测,深居简出,世道,险恶 889
薛宝钗为什么在看到探春给了邢岫烟一个碧玉珮后,教育了邢岫烟?

薛宝钗为什么在看到探春给了邢岫烟一个碧玉珮后,教育了邢岫烟?

宝钗追求“藏愚守拙”“事不关己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但当她有时也会失常。比如,当她得知探春送了岫烟玉佩后的一番议论,就把这一点忘在了脑后。开始时她夸奖探春精明:“她见人人都有,独你没有,怕人笑话,故此送你了一个。”却又暗藏玄机:一,宝钗揭了岫烟的短儿:独你没有。二,物化了探春...

科学 2020-10-14 14:35:47 邢岫烟,碧玉珮,探春,薛宝钗 551